« 針對幹性肌膚的“清晨美容” | トップページ | 小學教育培養學生的良好習慣解析 »

2018年7月18日 (水)

農商銀行正在積極

7月23日證監會發審委公告顯示,張家港農商銀行25億元可轉債發行申請獲審通過,成為第5家可轉債發行過會的上市農商銀行。此次可轉債募集資金將用於支持該行未來業務發展,並在轉股後依據監管要求用於補充該行核心一級資本。此前,其餘4家已在國內掛牌的農商銀行可轉債發行申請都已在去年四季度到今年一季度期間陸續通過審核。
  同時,已在H股上市的廣州農商銀行在日前召開的董事會會議上通過了發行境外優先股和公開發行A股並上市的計劃,希望以此打造境內外融資平台,完善公司治理能力並實現股東所持股票的流動性。無獨有偶,另外兩家在H股上市的重慶農商銀行和九台農商銀行也分別在此前公布了回歸A股或境外優先股發行的計劃。

目前,香港的專業保險箱公司相對比銀行,更注重於客戶資訊的隱私性與安全性。

 


  此外,非上市農商銀行的IpO步伐也在加快。據《金融時報》記者了解,目前,至少有25家農商行正在籌備上市事宜,而正在A股候場的8家農商銀行中,有3家處於預披露更新,5家處於預先披露狀態。
  很明顯,農商銀行正在積極尋求各種途徑補充資本金。
  與農商銀行資本需求同樣引人關注的是,近來多家農商銀行被曝光不良率大幅攀升以及被調降評級。如河南修武農商銀行日前披露的年報顯示,該行2017年底的不良貸款率高達20.74%;同期,貴陽農商銀行不良貸款率也從2016年末的4.13%飆升至2017年末的19.54%。另據同花順(300033)統計,今年被調降評級的5家商業銀行中有4家是農商銀行。

而選擇的時候,時間的便利性是其中一個考慮因素,地理位置、隱私性與安保程度等因素都不容忽略,尤其是地理位置方面,因為交通、人流的密集,繁華鬧市的安全性通常遠超偏僻的地方。

 


  農商銀行一方面急於資本金補充,另一方面不良持續增加,這不免讓人們對其中的關聯產生聯想。不過,也有觀點認為,農商銀行不良上升,在很大程度上是嚴監管帶來的不良貸款認定標准的提高,從而加速了之前貸款分類不准確的中小銀行的真實不良暴露。
  從2016年年底至今年一季度,農商銀行不良率持續上升,呈現明顯的局部性和區域性特征,但行業整體不良情況仍相對穩定。以上市農商銀行為例,根據5家A股上市農商銀行和3家H股上市農商銀行2018年一季度業績公告和2017年年報,除吳江農商銀行和九台農商銀行的資本充足率有所下降外,其他6家機構的不良貸款率和資本充足率均呈現好轉。同時,從農商銀行不良率的區域分布情況看,高不良貸款率主要集中在環渤海、東北和西部地區,與整體銀行業不良率突出的地區相重合;中部、沿海和華南地區資產質量表現相對平穩;而資產質量本就表現較優的地區,各項數值繼續優化,北京、四川、上海、廣東等地的不良率均在1.5%之下。

香港保管箱市場發展頗為成熟,與舊時將貴重物品存儲在家裏不同,如今人們更熱衷選擇專門的服務,因為安全係數更高,安全更有保障。

 


  應該說,相較於對已暴露風險的補償,農商銀行資本金補充需求更多的是出於對未來預期的儲備——農村金融機構面臨著信用風險加大和更為嚴格的監管預期。
  目前,大部分農商銀行的資產質量相對穩定,但因為服務對象、業務特征和風控技術等因素,其所面臨風險在中長期可能會高於銀行業的平均水平。農商銀行服務區域相對集中,其產業結構相對單一,抵禦風險的能力較弱;其客戶又多集中於“三農”、小微等“下沉”、分散領域和群體,更易受到宏觀經濟的影響;加之仍有不少農商銀行對縣域地區的小微主體使用單純的擔保等傳統風控模式,其中一環一旦出現問題,風險就極易通過擔保鏈擴散。因此,在目前經濟增速放緩的情況下,農商銀行有必要提前積累資本以備預期風險的出現。
  另外,由於愈加嚴格的監管,農商銀行資本金也會在未來面臨很大壓力。
  最為緊迫的壓力,來自2013年初開始實施的《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試行)》。根據這一辦法及過渡性安排,商業銀行須在2018年底之前滿足相關監管要求,其中非系統重要性銀行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應分別達到10.5%、8.5%、7.5%。對於農商銀行來說,資本充足補充壓力陡增。

更為系統有條理以外,在運營操作上也做的井井有條,在保管箱運營操作上做出創新突破。

 


  而更大的壓力體現在中長期。今年年初發布的《關於規范債券市場參與者債券交易業務的通知》將債券代持納入表內監管;4月份,《商業銀行大額風險暴露管理辦法》正式公布,意味著資管、同業業務將被納入統一的信用風險監管框架。可以預計,未來還將有更多監管政策出台,框定表外回歸表內、類信貸回歸真信貸,這些都使得商業銀行的資本消耗越來越大,未來需要更多資本滿足其業務發展。廣州農商銀行行長易雪飛在3月底的業績說明會上表示,在經曆了H股成功上市和100億元二級資本債發行後,該行資金運用安排遊刃有餘,其資本補充的壓力主要來自宏觀審慎評估趨嚴、資管新規出台等監管環境的變化。
  事實上,商業銀行資本管理是對於資本規劃、資本補充及合理使用的長期性和持續性的制度安排。為保持與自身業務發展相匹配的資本充足率,農商銀行同樣需要采取有效手段管理風險資產,規范資本使用方向,滿足其業務發展需要。
  對於管理風險資產,一方面要分散風險。《金融時報》記者在采訪調研中發現,部分縣域地區大額風險暴露問題較為嚴重。個別企業因為對縣域農商銀行持股或在地方有較大影響力而獲得大量銀行貸款,同時,農商銀行資金進入資管、同業業務的現象也不少見。如果銀行風控水平有限,較高的資產集中度會帶來較大的風險。銀保監會在今年上半年發布了《關於進一步加強農村中小金融機構大額風險監測和防控的通知》,對客戶集中度風險敞口展開監管,旨在提示銀行業特別是中小銀行主動優化自身資產結構,在更好服務地方的前提下有序控制客戶、產業等業務集中度風險。
  另一方面,農商銀行可通過與各個機構合作,深入目標客戶供應鏈、生產經營場景,建立精細、有效的風控模式,多措並舉管理好風險資產,進而實現資本充足率的穩定向好。

« 針對幹性肌膚的“清晨美容” | トップページ | 小學教育培養學生的良好習慣解析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 農商銀行正在積極:

« 針對幹性肌膚的“清晨美容” | トップページ | 小學教育培養學生的良好習慣解析 »